打造“水韵都市”,让塘河重回市民生活中心——关于宁波塘河复兴的对策研究
 
来源:   时间:2019-12-13   字体:【   视力保护色:            
 
来源:     时间:2019-12-13

水系与城市发展息息相关,世界上主要的大城市都是由于紧邻水系而逐步形成、发展和兴盛的。城市依水而发展,商业贸易随水系而繁荣,人们在水边聚集、贸易、停驻,滨水区因此成为城市的诞生地、文明的起源点。纵观宁波城市千年发展史,可以说水系塑造了宁波城市形态,也是宁波城市发展的重要依托。从春秋战国时期的句章古城到唐代明州城、宋元庆元府(路)、明清宁波府,每一个阶段的城市发展都离不开水系的作用。宁波塘河作为我国东南沿海冲积平原地区所特有的人工改造自然的现象,与三江(奉化江、姚江、甬江)构成了宁波水系网络的骨架,造就了“三江成网、六塘织造”的甬城水系格局,营造出“三江六塘河,一湖居其中”独特的整体环境格局,深刻地影响着城市交通系统、市镇分布乃至人们的生活方式,是宁波城市最为鲜明的人文地理景观,记录和延续着城市独特的历史文化传承。

一、历史荣光:宁波塘河的发展格局与地位功绩

(一)宁波塘河的概念特征

宁波塘河特指人们在修筑抵抗海水或者潮汐江水的陂塘的过程中,利用天然水源,配合堰、、闸等水利设施,建造的具备阻咸蓄淡、引水灌溉、行洪排涝、通航运输等多种功能的人工水系系统。

宁波塘河是农业社会时期宁波城市建设与自然环境相适应的结果。农业社会时期,城市大多依河而建,且规模小、发展缓慢。河流水系作为水源命脉和航运通道,既是支撑城乡聚落形成的基础和农业经济发展的保障,也是重要的泄洪通道和天然的安全屏障。经过漫长的塘河治理和平原开发,宁波地区的水系系统在原有自然地理基础上,实现了较大程度的改善,为农业社会时期宁波地区城市的形成、建设和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二)宁波塘河的发展格局

从唐代子城建立之前零星的水利建设,到唐代治源头、宋元治干流、明清治小流域,宁波地区对塘河的开发使用延续一千多年,逐步形成了以西塘河、中塘河(西乡)、南塘河、后塘河、中塘河(东乡)、前塘河等六条塘河为核心的塘河水系系统,并一直延续至今。

南塘河:始建于唐代(832年),为六塘河中开凿最早的一条,也是一条主要为宁波市区供水的引水河渠。樟溪水经它山堰分流后,堰上之水在鄞江镇由官池东趋洪水弯,出洞桥,经横涨桥,注栎社,历石、段塘,自南水门入宁波市区,全长24.5公里,平均宽度33.1米,平均水深1.84米。南塘河与奉化江平行,沿途设置闸较多,沿河村镇密集,是引樟溪水入鄞西河网和行洪、灌溉、航运的骨干河道,在广德湖被废后是引水入甬城最主要的河渠。

图片5.png

宁波六塘河发展格局

西塘河:始建于宋政和七年(1117年),广德湖废弃之后,是广德湖北塘遗迹。源出高桥,在望春桥与中塘河汇合,由西门口注入护城河。现存河长13.18公里,平均宽度32米,平均水深3.12米。九里浦河、叶家河、七里河、新河等为其支流。同时西塘河还作为姚江自然河道的复线接入浙东运河系统,是浙东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塘河(西乡):始建于宋政和七年(1117年),广德湖废弃之后,与西塘河同步,横贯鄞西平原中部,也是广德湖遗存河道。源出横街,合桃坑之水注注林村大溪,并涵凤岙、桃源之水趋集仕港、卖面桥,往东北方向出望春桥与西塘河合流,入宁波市西门口。现存河长12.0公里,平均宽度24.7米,平均水深2.68米,是横贯鄞西平原中部的主要河流。凤岙市河、梅梁桥河、集仕港、西洋港等为其支流,在鄞西平原的灌溉、航运方面有较大作用。

后塘河:始建于宋代(1056-1063年)对东钱湖的疏浚期间。起自东钱湖流域的三溪浦溪流,经五乡与来自自宝幢上游河水汇流后,一路向西经盛垫、福明、七里垫至大河头,是鄞东行洪、引流、蓄水、灌溉、航运主要河道。唐代日本僧侣从三江口登陆,前往天童、阿育王寺主要走的也是这条水道。现存河长18.5公里,平均宽30米,平均水深1.8米。

中塘河(东乡):始建于宋代(1056-1063年)对东钱湖的疏浚期间。受东钱湖莫枝堰下注之水,北迤经沙家垫、鹅颈汇、泗港、潘火桥至横石桥与前塘河汇合,通至江东新河头。现存河长8.95公里,平均宽度24.2米,平均水深1.54米。下应河、花园河、小塘河为其支流。

前塘河:始建于宋代(1056-1063年)对东钱湖的疏浚期间。源出横溪镇白岩山九曲岭,汇道陈岭、乾坑、画梁三路水于横溪。出横溪,东受栎斜、东钱湖的大堰、高湫二之水;西南纳白杜、茅山、姜山来水,经云龙、下应、横石桥与中塘河相接,流至江东区新河头。现存河长18.0公里,平均宽29.2米,平均水深2.2米。

(三)宁波塘河的历史功绩

宁波塘河对宁波城市的形成和发展至关重要,如果说三江赋予了宁波强大的对外交通能力,成就了东南港埠,那么塘河就是宁波城市的生命线,是以六塘河为核心的水系治理推动了宁波中心城建设和三江平原开发,孕育了古代宁波平原市镇聚落,塑造了河、路、桥、街相依的城市风貌,养育出江南水乡的富庶。

1.宁波生发之河——奠定了宁波区域开发的良好基础。宁波平原早期是一个咸潮肆意横流的斥卤之地,平原河流、湖沼密布,善泻难蓄、水土盐卤,水不可食,也不能灌溉。清周镐《永镇塘记》总结道:“鄞,泽国也。潮江贯其中,分东西两诫。潮水咸,不利,灌溉必取资于山泉。地势中高外卑,一泻立罄。故,鄞之言水利者,堤防之力居多……蓄淡御咸,惟塘是赖。”基于此,唐代以前,受限于平原感潮水系的影响,宁波地区城镇聚落主要分布在有淡水供给的平原和山地交界处的台地地区,如句章县治在城山渡,鄞县治在奉化西坞的白杜,县治在鄞州五乡镇同岙。始于唐代的塘河治理开发则彻底改变了这一局面。首先,通过唐代的水源治理,实现中心城市选址迁建。唐代早期为发展灌溉农田,分别建设了鄞西广德湖和鄞东东钱湖两大蓄水工程,而就在广德湖治理48年、东钱湖治理77年之后,长庆元年(821),明州治移至三江口,并建子城,奠定了宁波城市此后千余年的发展格局。子城建立后,为解决城市水源问题,832年县县令王元又启动了以它山堰为中心的城市引水工程建设,将四明山的溪水引入城中,供人民生活之需。该工程前端修建它山堰,阻断咸潮上溯,并将樟溪之水蓄积起来,实现了“涝则七分水入江,三分水入溪,以利泄洪;旱则七分水入溪,三分水入江,以供灌溉”。中间开挖南塘河,引溪水入南水门,南塘河与奉化江平行,沿途修筑乌金、积渎、行春三个水利调节点,可通奉化江,是引樟溪之水入鄞西河网和行洪、排涝、灌溉、航行的骨干河道。末端利用沼泽低地修筑日湖、月湖,蓄积淡水,再分流至城内开挖的大小河渠、池塘,为城市供水。以它山堰为中心构筑的小水利网络,既解决了古城的水源问题,也实现了对南塘河沿线农田的灌溉,加速了城市的发展,如它山堰工程完成12年后,乾宁五年(898),完成罗城建设其次,通过宋代的干流治理,建成六大塘河干道。进入两宋时期,随着浙东人口的爆发性增长和城市、港口功能的不断完善,一方面需要将淡水资源更广泛的分布到下游区域,另一方面水运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因此塘河干流的建设成为重点。宋代承袭唐代水利经验,于1056-1063年间对东钱湖进行疏浚,在湖的四周建造闸以代替唐代土堰,并在鄞东平原筑成前塘、中塘、后塘三条水渠疏导湖水,在灌溉东部平原后汇入江中。与此同时,由于鄞西平原围湖造田日盛,1117年全废广德湖,造官田约800顷,并沿湖北堤、南堤开挖了西塘河、中塘河,将淡水经西水门导入城内月湖、日湖。至此,六大塘河全部建成,整个三江平原地区基本建成放射状水上交通城镇聚落开始在塘河沿线及交叉点等水运交通便捷地区集聚,至南宋末年(1227年),三江平原地区的城镇数量已经达到26个最后,通过明清的小流域治理,加速河埠市镇形成。至明清时期,以六大塘河为核心的宁波塘河水系系统已经非常完备,该阶段重点加强了对塘河支流的治理,干流以疏浚为主,总体格局未有大的变化。通过小流域治理,平原地区江河交织如网,为人口增加、农业发展和经济繁荣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沿水路要道,形成大量赖水而生的河埠市镇,至清朝晚期新增市镇数量92个

图片6.png

唐代以前的宁波地区

唐代水系治理以后的宁波塘河格局

宋代干流治理以后的宁波塘河格局

明清小流域整治后的宁波塘河格局

2.风貌营造之河——塑造了独具宁波特色的水乡格局。“海定则波宁”,宁波是以“水”为核心的水网城市,水系主导了整个宁波平原区域的城市选址、拓展方向、功能布局、空间肌理。宁波六塘河的治理建设使得宁波平原区水系域总体上呈以古城为中心向郊区辐射状展开的特征,市镇也基本沿河点状分布,直接影响和造就了宁波的水乡特色。一是进一步优化提升了城市的规模和形态特色,塑造了城厢内外河道网结的“江南水乡”特色和“三江六塘河,一湖居城中”的城市格局特色。“河”是城市的骨架,水是城市的血脉。早期宁波城市建设重视安全保障,依三江之势而筑,充分利用了水系在抗洪排涝、军事防御等方面作用,六塘河的建成,则推动形成“三江六塘河,一湖居城中”的城市格局,在三江平原地区构建起以府城为中心的城镇发展格局,中心城市的发展格局更加稳固,使“子城”与“罗城”的城址与城界历经唐、宋、元、明、清,基本没有变更,直至民国十八年拆城墙建环城马路,在这期间虽屡有兴废修整,但宁波城池在原址稳定地延续了1030年,在中国古代城市史上尚不多见。二是推进形成了河街协同的水乡城镇空间格局。古代宁波城镇空间的布局结构深受塘河水网体系的引导和约束,无论古城内部,还是外围河埠集镇,其细部空间肌理基本呈典型的江南水乡河街肌理。城镇空间基本沿河发展,呈现了线型的空间肌理,在水网河道的基础上,街道实际上只是河道的配套,往往街随河走。河、屋、街这三种元素衍生出“一河两街”、“前街后河”、“街河并行”等多样化的河街形式并沿水轴线并行重复,形成了古代宁波城镇特殊的空间特色。城内一河一街,户户前街后河,百姓出则舟楫,入则饮浣,是为水城。三是营造出以内河为中心的念珠状公共空间体系。依托塘河,古代宁波城乡地区大都将公共活动建立在水网之上,重要公共建筑也都是傍水而建,由桥头、水埠、滨水茶坊酒楼和集市等水陆交点与河街并行的线型空间,构成了宁波传统的念珠状公共空间体系,成为居民日常食、住、行等活动的公共中心。

3.商贸繁荣之河——支撑了宁波古代商贸的繁荣兴盛俗话说,“无宁不成市”。作为著名的商埠和历史文化名城,宁波的商业文明向来有着十分深厚而悠久的传统底蕴。从其商业的发展历程来看,塘河的建成对于促进宁波古代商贸氛围的形成及繁荣壮大意义重大。宁波塘河系统的建成不仅构筑起较完备的灌溉系统,保证了区域农业生产的发展,为城市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农业基础,还形成了便捷的水运系统,成为支撑其商贸经济发展的命脉,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属西塘河和南塘河。根据文献记载,古时在宁波三江水系航行的客、货运船只,为避外江潮汐、航道曲折多变等风险,大都选走西塘河。从慈溪刹子港南端小西坝摆渡过姚江,通过南岸的大西坝,过高桥镇后进入西塘河,经11.5公里水路直达宁波城西望京门,与宁波城内水系和鄞西平原的南塘河、中塘河等运河水系沟通。这一走向使西塘河成为浙东运河的终端,与海上运输系统直接相连,使宁波成为中国大运河与海上丝绸之路相连的唯一节点,为城市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基于此,西塘河沿线区域逐渐成为古城西郊的商贸繁华之地。根据朝鲜人崔溥所写的《漂海录》记载,当时繁忙的西塘河仿佛是一幅展开的江南水乡风情画卷,只见运河码头林立,两岸商贸繁华,舟舸云集,水利设施完备,自府城至此十余里间,江之两岸,市肆、舸舰坌集如云。过此后,松篁橙桔夹岸成林。又过茶亭、景安铺、继锦乡、俞氏贞节门,至西镇桥,桥高大。所过又有二大桥,至西坝厅。坝之两岸筑堤,以石断流为堰,使与外江不得相通,两旁设机械,以竹为缆,挽舟而过。南塘河河水经“甬水门”入城,由古至今,都是船行进入宁波城内的水路要道。古时,南塘河上的航船十分热闹,民国时期有一个统计,说南塘河上每天上、下午各有22班航船从甬水桥下经过,每次经过都各有乘客上上下下,是当时宁波城郊之间联系的主要水上公共交通线而南塘河边上的南门三市,则是当时最繁华的城外商贸中心。明朝天顺二年(1458年)的史料记载,说这里的“甬水桥里”逢农历初三、十三、廿三有市集,称为“长春门外南郭市”,俗称“三市”。全长不过1560米的南郊路是南门三市中心,南货店、杂货铺、酱园、酒肆等这些是平日里常年开的店铺,还有剃头、铜匠、弹棉花、打铁、刻图章等小店也是即来即有,叫“坐贾”。一到市集日,近至西乡,远至余姚,小贩们挑着担子从四面八方赶来,叫“行商”。那时的南郊路,充满着南腔北调的商贩和前呼后拥的赶集人,热闹堪比《清明上河图》,南门三市的热闹程度丝毫不输如今的东门口,“南门三市”的叫法也一直流传到现在。

二、现实挑战:宁波塘河的现状问题与复兴意义

(一)宁波塘河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快速城镇化,宁波塘河因不能适应工业时代的发展要求,导致其水运功能逐步消亡,灌溉功能也逐步弱化。与此同时,填河取地现象和水环境污染、城市内涝等问题频发,水城矛盾进一步加剧。塘河逐渐淡出城市生活中心,成为商业、居住小区的“后院”。

1.防洪调蓄功能主导,总体利用单一。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塘河在城市中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其最为显著的交通运输、灌溉等功能相继被弱化甚至消失,同时生态功能、文化功能尚待挖掘,水上游线、水上巴士等新兴娱乐休闲功能缺失,使得防洪调蓄的基础功能突出,河网的综合价值尚未形成,水系作为水乡城市公共空间的核心地位尚未充分体现。此外,针对水系综合利用的专项规划也比较缺乏,对各河道缺少详细地功能定位和建设指引。

2.水网空间侵蚀严重,环境日益恶化。近年来,由于中心城区用地规模的快速扩张,对塘河带来一系列严重的侵蚀破坏问题,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河道长度锐减、水面率下降严重。一方面,现有《宁波市区河网水系专项规划》确定的水面率大多没有与规划编制分区(尤其是控规编制单元)相对应,控制指标不能有效落地;另一方面,在城镇建设中,一些开发商为了便于项目落地和提高用地效率,常常将整个区块内的河道全部填占;此外,一些个体企业和农村居民在厂房、住宅新建扩建中违法侵占河网水系的事件也时有发生。二是河道形态几何化、河岸硬质化。对于快速城市化阶段的河网整治工程,往往采取裁弯取直的做法,使得“水草丛生、白鹭低飞、青蛙缠脚、鱼翔浅底”之情景荡然无存,丢失了河道的自然形态特征,取而代之的是寸草不生的“整洁”工程。与此同时,为方便行洪排涝,河道整治往往采取固化河岸的做法,硬质护岸、水泥衬底切断水、土、生物间的生态过程,破坏了塘河天然的生态系统。光滑的护岸使水生植被无法生长,鱼类等生物无处产卵;水泥的衬底阻隔了地下水的补给通道,丧失了多样的生境,生态系统具备的自净能力被削弱。虽然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保护意识的提升,新建河岸已基本采用自然生态型驳岸,但乡镇及农村区域仍未发生根本性改变。三是水体富营养化问题依然突出,水环境整体状况亟待提高。虽然经过早期一系列污水主干管和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和“五水共治”决策部署,中心城区已基本形成较为完善的污水收集处理系统,治水工作取得了新的阶段性成效,塘河水网水质观感上已有较大改善,但从市控以上断面水质监测数据来看,部分塘河的径流污染控制仍然不到位,雨水口污染严重;雨污混接污染大量存在,合流溢流污染未受有效控制;部分地区监管不到位,一些小微企业、家庭作坊等为节约成本直接将工业废水排入河中。

3.滨水空间开发滞后,空间品质较差一方面,由于塘河在中心城区生产和生活中的重要性降低,加上决策者对塘河生态、文化、休闲等功能的认识滞后,导致对滨水空间开发建设较晚。大多数塘河沿线因为缺乏有效而美观的亲水设施,而使人们逐渐放弃了对河岸的使用,进而也就无法对塘河产生亲密的感情。另一方面,多数塘河沿线建设用地复杂,建设时序和管理模式的不同,导致沿河许多居住区和工厂等建筑退让不足,沿线用地不连续、岸线被侵占,尤其是各类主体及违章工程对岸线的占用,涉及大量拆迁和岸线改造,使得绿带贯通实施难度大。此外,宁波水系发达,桥梁众多,城市道路建设对沿河绿道关注较少,导致桥梁梁底空间不足,进一步阻隔了城市居民的亲水活动。当前市民对于甬江、姚江、奉化江、东钱湖、月湖等市区内主要的大江大湖感知较深,而对于塘河的结构则缺乏认知。塘河沿线绿道不连续统一,公共设施、标识、夜景亮化等都不成系统,需要结合塘河整体定位进行提升。

4.文化价值挖掘不够,特色彰显不足。水系是宁波城市文化的重要来源。对于农业社会时期的宁波城市来说,塘河是宁波城市的水源命脉、快速通道和公共空间,它孕育了古代宁波平原市镇聚落,塑造了河、路、桥、街相依的城市风貌,支撑了宁波古代商贸的繁荣兴盛,承载了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旧时塘河在宁波市民的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无论是水上的船坞,还是赖以为生的渔业,乃至日常洗濯,都与运河息息相关;无论是官方的观礼仪典,还是民间的婚丧嫁娶,塘河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时,作为与农业社会城市发展相适应的人工河网系统,塘河本身也是一种文化的象征,代表了宁波古代人民治理感潮水系的伟大智慧和顽强精神。因此,在城市的开发建设中,应大力发掘、保护和传承塘河文化资源,提升塘河文化的品牌知名度。然而在实际的开发建设过程中,滨水区规划设计往往忽略了原有的肌理组织模式和文脉的延续,使历史文化与现代文化在滨水区设计中断裂;许多滨河老镇老村,由于缺乏有效的整治提升,导致原有的人文历史景观风貌逐步消失;新建滨河项目往往容易形成模式化、批量化,造成滨水空间建设千篇一律,缺乏地域文化特色。

(二)推进宁波塘河复兴的现实意义

加快推进宁波塘河复兴工作,是落实中央部署、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创新举措;是落实市委、市政府“六争攻坚,三年攀高”决策部署要求的重要实践;也是提升宁波城市综合竞争力、塑造城市特色的重要内容。加快推进宁波塘河的全面复兴,不仅是提升宁波文化品牌建设和文化品位,体现文化自信的战略性举措,也是一项惠及老百姓福祉的系统性地民生工程,对宁波未来城市的发展意义重大。

1.深化城市空间结构。宁波塘河的复兴工作是对城市建设的反思,更是对宁波城市结构的重塑。通过开展塘河复兴工作,进一步优化提升“三江六塘河,一湖居其中”独特的整体环境格局,将会更好的诠释宁波这座具有江南水乡气质与东方港城风貌的独特魅力。

2.提升城市空间品质。面对全球化背景下城市之间日趋激烈的竞争环境,国内外许多城市都逐渐认识到提升城市环境品质对于提高城市竞争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意义。纽约、伦敦、东京、巴黎、新加坡等全球城市新一轮的发展战略目标都强调要提高市民幸福感,提出城市人性化、多元化、绿色化发展策略。城市品质决定城市未来发展的竞争力,城市发展品位和质量,反映一座城市的精神和气质,是城市核心竞争力的所在。因此,加快推进宁波塘河复兴对于宁波城市改善环境品质、突出城市特色有重要意义。亲水是人的天性,以塘河作为联系城市各种公共功能要素的纽带,将有利于将市民生活拉向河边,使塘河成为承载市民生活记忆的场所,增加宁波市民幸福感;同时通过滨河环境改善与景观提升,还可以进一步凸显宁波新水乡景观特色风貌,使塘河文化成为未来宁波城市的新名片。

3.重回市民生活中心。由于三江分隔切断了宁波次干道和支路网,跨江交通成为各区块之间的交通联系瓶颈,宁波的城市形态和城市规模决定了城市未来的交通发展模式必然是公共交通+慢行的出行模式。目前,宁波居民出行方式中,慢行和公共交通所占的比例为47.1%。通过开展塘河复兴工作,可以打造塘河绿道,与宁波绿道及城市慢行系统相结合,深化与补充宁波慢行系统,形成东西贯通、南北通达的六塘河慢行网络;同时还可以进一步增强滨水区域的可达性,提升居民出行环境品质,引导居民出行方式的改变。

4.塑造历史文化魅力。随着城市的发展,宁波城市商业文化氛围越来越浓厚,城市历史文化的特色越来越不明显,市民历史文化的感受也越来越浓弱,塘河在城市生活中逐渐边缘化。通过开展塘河复兴工作,宁波可以更好的突出水乡韵味,引导宁波市民生活重新回归滨水、回归历史,感受历史文化氛围,使塘河成为市民感知历史文化的重要空间载体。

5.打造旅游崭新地标。旅游大消费时代已经到来,旅游的内涵和外延不断扩大,推进文旅融合,“以文促旅,以旅彰文”,不断深化文旅融合,不断丰富旅游产品供给,将会成为未来旅游产业发展的重点。与宁波三江六岸这一波澜壮阔的大尺度空间相比,宁波塘河有着更为宜人的尺度空间,适宜打造不同功能特色的“旅游情境”。同时,与目前着力开发的古街古镇旅游资源开发相比,塘河又具有更好的动态性和空间联动性、延展性。因此,宁波通过开展塘河复兴工作,打造“市民的塘河”和“游客的塘河”,将会进一步凸现宁波新水乡景观特色风貌,塑造游客认知宁波的城市新空间。

6.提高城市排涝能力。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宁波城区内涝灾害防治面临着严峻的压力与挑战。塘河是宁波城市排涝系统重要骨干河道,通过塘河复兴工作可以进一步完善城市骨干排水系统,提高城市涝水的外排能力。而塘河复兴工作也将贯彻“海绵城市”建设理念,在保证过流能力需求的同时,尽量维持河道原有的形态或设计接近自然的形态,最大限度的保护和恢复河网的生态系统,并结合沿河绿地不同的功能和特征,建设城市湿地、多功能调蓄设施等形式多样的城市绿地调蓄系统,进一步提升城市的调蓄能力。

三、未来展望:宁波塘河的复兴策略与实施保障

(一)宁波塘河复兴发展的思路策略

1.总体思路。城市水体的综合利用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应立足于宁波水网城市的特点,在满足城市基本防洪排涝的同时,构建一个将雨洪管理、水质治理、用地规划、滨河景观、文化特色、慢行休闲等多重要素紧密结合,“多管齐下、六位一体”的理水模式,系统梳理宁波塘河的综合功能价值,突出塘河在城市生态格局营造、文化展现、城市特色营造、城市品质提升中的功能与作用。

2.目标策略。按照“依托水系资源、秉承历史文脉、联动水域网络、构筑水都格局”的战略导向,以六塘河为重点,以市区水系为依托,充分挖掘宁波塘河的综合价值,构筑尺度宜人、环境友好、各具特色、充满活力的城市塘河水网系统,再现宁波塘河“水清流畅、岸绿路通、景美人和”的发展格局,助力宁波打造与东方港城和江南水乡定位相匹配的“水韵都市”,让塘河重回市民生活中心

(二)宁波塘河复兴发展的复兴框架

大力实施水体环境治理空间形象显现、塘河绿带建设、滨水步道贯通、水上游线策划和夜景照明打造等六大工程,使塘河清起来、露出来、绿起来、串起来、游起来、亮起来,让塘河从“幕后”重回“台前”,成为宁波城市新的风景线,实现塘河的全面复兴。

1.水体环境治理工程。结合塘河水系规划和防洪排涝要求,加快推进实施水系系统保护修复、塘河水质环境治理、防洪排涝能力提升、水工建筑物质量改善等,再现“水清流畅”的水系新格局。

1)水系系统保护修复在土地开发中,规避河道裁弯取直,保留河道最自然的形态;在改造更新中,酌情恢复历史河道,提升水系支网密度,提高水面率;在规划管理中,严控涉及塘河项目的审批,持续推进塘河的保护。

2塘河水质环境治理完善雨污分流系统建设,提升城市污水处理系统。采用生态治水理念,改善城市水环境。通过引水冲污、河道清淤等工程措施,改善河道水体水质。通过优化调度水资源,使调水区内河道水体得到有效补充与流动,置换河道恶化水体,进而改善塘河水质,并结合实际条件,增设沿河水生植物。

3防洪排涝能力提升。一是加强洪涝分类管理,为塘河水网减压。明确城市排水和城市防洪排涝的边界,完善城市市政排水(雨水)管网系统。二是营建调蓄湿地工程,为塘河水网扩容。三是提高消纳洪峰能力,为塘河水网松绑。按照海绵城市的技术要求,逐步对建筑、小区、广场、绿地、城市道路等进行改造,增设蓄水、滞水设施。

4水工建筑物质量改善。通过对河岸墙进行加固改造,同时,结合景观提升方案,引入生态护岸形式,在确保护岸安全的同时,提升河道内外的生态环境。同时对于塘河河道中具有历史遗存价值的水工构筑物如闸、河岸、河埠等应进行保护。

2.空间形象显现工程。按照综合开发理念,确定塘河的总体定位和分段主题定位,推进滨水建筑提升,强化沿线村落导控,加快文化发掘利用,整合打造特色节点,重塑宁波塘河的综合功能价值,让塘河空间形象充分显现出来。

1)重塑塘河功能定位建议从城市功能、空间形态、特色营造等角度来提炼未来塘河的文化特色,突出塘河个性,形成各塘河的文化定位。塘河发展定位是确定塘河景点景区,制定景观、建筑、植物、夜景等风貌特色的基础。

2)确定分段发展主题。依据各塘河的文化定位以及塘河沿线的人文资源与空间特征,从景观风貌视角出发,将塘河定位进行细分为三类:历史文化型区段、都市生活型区段和自然生态型区段。

3)推进滨水建筑提升。加强市区现状沿河建筑景观立面的整治与提升。整治内容主要包括建筑尺度、建筑形式、整治类别、建筑构件、外墙材料、建筑色彩、屋顶。

4)强化沿线村落导控部分塘河沿线现存的村落,具有浓郁江南水乡风貌,是表现地域文化的老城记忆,如大西坝村、高桥村、祝家桥村、卖面桥村、颜家村、沙家垫村等。可对村落进行留存,按照美丽乡村的要求部分进行改造和环境提升,保留原汁原味的甬城“水乡村落”风貌。

5加快文化发掘利用。一是尽快开展文化资源挖掘保护工作。充分挖掘水文化资源,做好实地勘察,资料调研,科学分析的调查研究。并从历史风貌保护角度出发,选择科学的措施进行保护提升,如保护、修缮、改造、保留、原风貌重建、拆除等措施。二是在保护好相关文化资源的基础上,加快开展对文化资源的利用工作。注重水文化相关“历史碎片”的运用,打造滨河文化景观。梳理历史时期河道相关的名人故事、历史场景,以雕塑、文化墙、石刻等便于展示的艺术形式沿河永久展示。

6整合打造特色节点在河流生态系统修复和文化挖掘包装的基础上,注重“景观形态”和“功能业态”的结合,整合建立丰富的文化和生态的景观体系,形成具有水乡特色的、多样化的、主客共享的城市活力链。

3.塘河绿带建设工程。

1)修复塘河生态。恢复河道自然形态和自然驳岸,变灰为绿,去硬还生。打开硬质驳岸,恢复河道自然形态。建设生态护岸,强化植被防护,营造多样化生境系统。

2)打造塘河绿廊。以鄞州公园为样板,打造6条塘河绿廊。拆除混凝土护坡,保留下部基础以防止河岸侵蚀;设计台阶式滨水带,满足排泄需要,同时解决洪水与水岸的公共空间可达性结合的问题;降低河岸高度,以提供植被生长的湿地区域,形成曲折生态河坎;设置大量亲水平台和石埠头,为游人创造逗留游赏空间。

3策划绿化景观按照塘河风貌和文化的差异,强化景观特色,突出“量既是美”。通过确定塘河各自主打景观植物种类,营造特色塘河绿化景观

4.滨水步道贯通工程。依据临河现状用地情况和规划控制,逐步实现塘河沿线步道的贯通,构建连续多样的滨河慢行体系,同时加强滨水慢行步道与市区其他绿道、慢行道以及城市公交系统的衔接。

在滨水步道建设中,对于现状无法贯通的,可采用下穿、架桥、外挑、绕行、借路于民等多种方式实现沿河步道的断点与断线连接;对于现状已贯通或有条件贯通的,可通过步道绿化、水街水巷、生态湿地等方式实现塘河步道景观环境品质的提升。

对于滨水步道的宽度控制,建议滨河绿带宽度为6至10米的,宜设置3米滨水步道、人行道与景观绿化带;滨河绿带宽度为10米至20米的,宜设置3米滨水步道与5米行人漫步道与景观绿化带;滨河绿带宽度大于20米的,宜设置3米滨水步道5米骑行慢跑道与景观绿化带。涉及社区或单位的滨河用地,经还地于民或借地于民方式实现贯通的,宜保证2.5米的步行道;滨水街区或传统风貌区的,沿滨水地带宜保证5米以上通行空间;郊野滨水地带宜保证3.0米以上混合(步行和自行车混行)通道。连续滨河绿带宽度大于20米的,可设置独立的自行车道。自行车道宜与区域慢行系统相结合,规划在西塘河南岸,甬新河西岸等处设置。自行车绿道要与步道宜分离,塘河郊野区段可混行。

5.水上游线策划工程。按照“体验宁波极具魅力的水乡文化、重现历史场景与水上交通形态、游览宁波都市河埠的城市风光、彰显新兴城市活力与城市魅力”的目标,并结合上位规划的水路系统相关要求,打造6条塘河水上游线,营造具有“水韵都市”鲜明特色的、联通城乡的水上游船交通廊道,形成古城历史文化和都市休闲文化等两大水上游览圈,实现“船在城中走,人在景中游”的独特旅游体验。

建议依托6条塘河干道,打造6条塘河水上巴士游线,并与三江游轮线路相连接,共同构建“通海、连湖”的宁波水上交通、观光游览线路。“通海”——通过塘河水上巴士与三江游轮系统,从水路进入海上旅游观光的线路。“连湖”——通过塘河水上巴士系统,建立城区与中心城外围“湖链”景区、景点间的水上旅游线路。古城历史文化水上游览圈,以河道为空间连线,以展现历史文脉、体现民俗风情为特色的游览圈。主要由南塘河、西塘河、中塘河构成。都市休闲文化水上游览圈,以河道为空间载体,以水上休闲、娱乐活动及两岸都市风光为观赏特色的游览圈。主要由后塘河、中塘河(东乡)、前塘河组成。与此同时,结合水上游线建设,大力加强特色公共服务设施景观、游客服务中心、服务驿站、体育健身服务设施、游船码头、船舶停靠点(河埠头)、停车场、自行车租赁点、公共厕所等各类亲水慢行休闲设施配套。

6.夜景照明打造工程。依据塘河定位及沿线风貌,提出总体夜景风格建议;依据重点传统风貌保护区域和新城核心,设置夜景的重点区域。

传统活动夜景(重点区域):靠近护城河的老城传统风貌区、南塘老街、高桥、大西坝,以暖色系光源为主,强度较强以烘托繁华的街区气氛;时尚浪漫夜景(重点区域):东部新城核心区、鄞州新城核心区,以冷白色系为主,结合缤纷彩色的较强光源烘托新城靓丽的夜景;温馨优雅夜景:各塘河的城区段,多结合居住服务区步道设置,以暖色系光源为主,景观照明照度适中,不得对居住社区产生光污染;生态舒适夜景:各塘河的郊区段,多结合乡野步道设置,以暖白色系光为主,满足基本功能照明即可。

(三)宁波塘河复兴发展的保障措施

宁波塘河复兴是一项系统性地工程,涉及河道排涝能力提升、河道水质改善和水工建筑物质量提升等,需要结合水利工程进行全面疏通治理,工作量浩大,任务艰巨,必须要强化体制机制建设,加强组织领导,明确工作职责,强化资金保障,严格监督考核,强化宣传培训,严格形成科学实施、协同推进的整体合力。

1.加强组织领导。设立专门机构,统一领导协调。实现塘河全面复兴,必须要建立强有力的专职领导机构。建立市级塘河复兴工作领导小组,组织、协调、督导塘河复兴工作推进情况。各级党委政府以及有关部门和单位务必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市委市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切实把塘河复兴作为一项重点任务来抓,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加强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有序推动各项任务的落实,扎实完成工作目标,确保各项任务落实到位。

2.明确工作职责。各市级有关部门要切实发挥部门职能,加强部门合作,强化督促指导,协调推进全市塘河复兴工作,出台配套政策,编制统筹规划,制定工作计划,落实工作职责。各相关区政府、管委会和指挥部是实施塘河复兴项目、落实塘河复兴理念的责任主体,要把推进塘河复兴工作提上重要日程,并根据市塘河复兴工作要求与主要任务,编制塘河复兴实施计划,确认改造实施主体,统筹复兴工作实施,推动项目有序开展,将建设要求、相关政策具体落实到具体项目建设中。

3.强化资金保障。多渠道增加对塘河复兴工作投入。市区两级财政要积极整合有关扶持政策,充分发挥政府资金的引导作用,做好塘河复兴政府投资项目的资金保障工作。积极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合作,借助市场运营,探索形成沿河沿岸基础设施的政企合作或“特许经营权”授权经营等开发建设模式,发动社会力量推进塘河复兴工作。改变目前以政府和国有企业为主导的工作模式,给市场更多话语权,充分发挥我市民营经济发达、民间资本雄厚的优势,引入更加市场化的城市更新项目主体,拓宽融资渠道,可以形成多元化、可持续的资金投入机制,有效减轻政府财政支出压力。

4.完善政策配套。市级层面要牵头完善配套政策,保证塘河复兴的协同推进。借鉴杭州、绍兴、嘉兴等城市经验,研究出台相关配套政策,面向塘河复兴逐步建立起一套集总体指导、操作、管理、土地等多层面、有针对性、操作性强的政策支撑体系。需要明确的是,在短期内出台一整套系统性的法规及配套政策难度较大,从加快推进塘河复兴工作的角度出发,在相关政策法规尚未完善的背景下,可参考我市东部新城规划建设做法(专门出台了《东部新城城市设计导则》,并形成了地方立法),由市级层面牵头制订专门的《塘河复兴设计导则》,以对塘河复兴过程中涉及的历史街区更新活化资金保障、开发模式创新、红线退让、更新奖励等内容进行专门规定,并争取形成地方立法。

5.严格监督考核。建立健全监督考核机制,加强对塘河复兴工作的督察考核。市塘河复兴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建立塘河复兴督查考核制度,对具体项目推进情况进行考核,对落实情况进行评价。各相关区、新城、开发区要将开展塘河复兴工作纳入年度重点工作目标,强化实施,确保工作推进有力。

6.强化宣传培训。加大塘河复兴工作的舆论引导与技术培训工作。深入宣传塘河复兴工作的重要意义和政策措施,及时总结相关项目建设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充分调动社会各方参与塘河复兴工作的积极性,大力拓展公众参与渠道,探索以社区共治方式推动塘河复兴工作。加强对相关设计、施工、监理等单位从业人员的业务培训,积极开展学术交流和技术研讨活动,不断营造塘河复兴良好社会氛围。

(来源:2019年第4、5期市管干部进修班城乡争优调研组

浙备案证号:浙ICP备05085462号
浙公网安备 33020502000444号
主办单位:贝博体彩app
地址:宁波市江北区慈水东街328号
xxfseo.com